扫一扫!关注我们
项目详情
位置:首页 > 文艺空间 > 文学诗歌 > 项目详情

2018年群众征文获奖诗歌一等奖:汪破窑-一抬头就看见光明蓝蓝的天(组诗)

发布时间:2019-04-12 浏览次数:111
一抬头就看见光明蓝蓝的天(组诗)

我看着安静的湖水发呆

 

湖水清澈,比天空湛蓝

我站在明湖边上

看着安静的湖水发呆,

如盯着镜子中的自己出神

倒影水中的枝叶轻轻摇动

成群的鱼儿有序地游走

湖面静止,看不到湖水流动

却能听见湖水深处的呐喊

 

一抬头就看见光明蓝蓝的天

 

我从没有看见过这么蓝的天

像一块巨大的天鹅绒布

阳光挥动手臂,砸出一个窟窿

一抖,银色的光线漏了下来

一棱一棱的,像水里的鱼

高高隆起的脊背,一闪一闪地游动

尾巴溅起的海水,溢满了我的眼睛。

好久没有看见过这么蓝的天

像走失多年的朋友,不知

何时流落到了这里,

没有人能够给出我答案,

我一抬头,又看见光明蓝蓝的天

它沉默不语,

只是把那蓝色向下倾泻

大地一片翠绿,这就是光明给了我一个答案。

 

那一抹绿是你最美的胎记

 

像女人脸上活泼俏皮的雀斑

涂一点粉就能掩盖

我在地图上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

就如同,在庄稼地里寻找一只纺织娘

偶尔能听见她悦耳的声音

看到的却是一片绿色

 

青山,绿水,房舍、石街

默默固执地坚守

一时的灯红酒绿,歌舞管弦,熙攘嘈杂,

何时曾打动过你

你要的不是成排的高楼 林立的烟囱

和墨绿色的污水

 

你依然在那个最边缘的角落,

不引人注目

钢筋水泥丛林,本来就不是你的特征

连绵不断的山,清澈冰凉的湖水,

葱郁的树林和清新的草

远离尘嚣

俗世的人哪里知道

那一抹绿才是你最美的胎记

 

春天的黄花风铃木

 

金辉路上栽了两排树

褐色的树纹像老人皴裂的手

树枝冲着天空张牙舞爪

从太阳身上抓下一片金黄

黄花风铃木立刻着了火

一团火光挤着另一团火光,试图燃烧整个天空

小草跟着醒了,在泥土下面伸腰

 

行人路过时会拿出手机

站在黄花风铃木前,摆一个满意的造型

拍几张照片

然后分享到朋友圈

看着小红点闪个不停,虽不能看出点赞人的假意

还是真心,但那绚丽的黄色确实眩晕了他的眼睛

不约而同地问,这花叫什么名字

为什么可以这样美?

她高兴地弹出五个字:“黄花风铃木”

哦,一个好听的名字

难怪可以这样美

 

楼村古窑

 

茂密的荔枝林用身体掩藏了许多秘密

一个果农小心的脚步

踏出一个大坑

他俯地跪拜,为自己的鲁莽

乞求地下受到惊扰的生灵——原谅

果农没有想到,他一脚踩出了一个

宋末元初的土坑,那可有几百年的历史哟,

而他却还在当代

窑体已经坍塌

黄色的土滑了下来,

像要堵住一个要说话的嘴巴

里面的瓷盆、罐、碗、钵、碟、盘、壶,还在挣扎

破碎的肢体带着千百年的体温,还有工匠们碎骨头、血、汗的腥味

风在枝叶间游走,把古窑的秘密四处传播

 

金辉路6号

 

我工作的地方在金辉路6号

有时节假日我也会在那里工作

朝朝暮暮反反复复,只是我没有想到

这样的日子我已过了十三个年头

我也不知道还要过多久

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不喜欢

在这样的时光中,我从“小汪”变成了“汪叔”

青涩稚嫩的脸也变为一张疑似幸福的脸

我还是以前那样谦卑

一直都对命运服从

从来不曾反抗

 

我一个人走在金辉路上

我总能看见一个个陌生的人

和一张张表情各异的脸

他们来去匆匆

我的目光不敢在他们身上停留太久,

我不想了解他们的快乐和不快乐的生活

他们和我一样,也是有故乡的人

也认得回家的路

只为了生活,才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

他们很快从我的视线中消失

又有一些人走进我的视线,

就像一个足迹覆盖另一个足迹

 

祠堂

 

斑驳的墙上,还能看见很多年前的彩绘图案

屋檐上精美的画栋雕梁,尚存有工匠手上的余温

塑砌的栩栩如生的飞禽走兽,仍在墙上游走

屋内,几只鸡悠闲地走动。误以为它是壁画里走失的家禽

屋顶上已是杂草丛生,像老人生出的发须

屋檐下,一个老人躺在靠椅上睡觉

鼾声在前堂横梁上环绕

訇然跌落,惊得一只老鼠躲在洞口不敢出来

两只眼睛惊奇地打量两个下棋的老人

他们的心里正酝酿一场惊天兵变

隆隆炮火正酣

脚下一只猫蜷曲身子睡觉,那一场战争与它无关

门外一只狗跷起后腿对着墙撒尿,

滋润得墙脚下的杂草郁郁葱葱

草丛中窜出一条蛇,向祠堂里逃窜

 

星期天的图书馆

 

明媚的阳光

照着紧闭的玻璃墙

阳光穿进来

像一个大家闺秀,温和了许多

玻璃墙外的凤凰树

参差不齐的枝影如此安祥

 

我捧着一本书,那是

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

几个穿着校服的孩子正在做作业

几个年青人在划着手机

还有几个人趴在桌子睡觉

 

没有空闲的位置

我像个孩子,席地而坐

捧着那本书

独自享受马尔克斯的孤独

 

红花山

 

我沿着坚硬的石阶向上攀登

两边的荔枝树青翠如初

米粒般的小花朵儿聚在一起,

遮盖整个枝头

没有人会说荔枝花儿不好看,谁都知道

每一个花朵都蕴藏着让人垂涎的希望

登上红花山顶,顿觉

人比山下的房子高

只是,红花山上的明和塔

一直板着脸,它为不能触摸头顶的碧空而惆怅

轻风扯动明和塔的衣袖

传来风铃清脆的笑声


作者介绍:汪破窑,湖北襄阳人,先后从事杂志编辑、商人、工人、宣传干事等,现供职于深圳某政府部门。小说、散文、诗歌等作品散见于《西部》《绿洲》《湖南文学》《广西文学》《中国新诗》《当代中国生态文学读本》等文学刊物。